bet365体育投注安全吗

《十问:霍金沉思录》:聚焦人类“大问题”

2019-03-27 17:02
分享到:
调整字体

霍金生前照

《十问:霍金沉思录》

[英]史蒂芬·霍金 着

吴忠超 译

湖南科技出版社

霍金提出10个“天问”

长江日报记者李煦)霍金生前常被大批的学界、政经界人士及社会公众问及一些关于人类和社会的重大问题,霍金对于这些“大问题”写下了自己的解答,存放在个人的档案库中。2018年3月霍金突然离世,在霍金亲人帮助下,这些写作最终整理成书《Brief Answers to the Big Questions》,于2018年9月在海外出版上市,随即获得媒体高度评价,是《纽约时报》畅销书、《卫报》《连线》年度图书,被称为霍金留给人类的临别礼物。

2019年3月,霍金辞世1周年之际,该书中文版《十问:霍金沉思录》由湖南科技出版社出版。

书中霍金提出10个“天问”,其中前6个问题深深植根于他的科学领域,后面4个则展现了他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。

霍金的回答分别是——

上帝存在吗?“问题应该是,宇宙开始的方式是由上帝出于我们不理解的原因选择的,还是由科学定律决定的?我相信第2个,如果你愿意,你可以将科学定律称为‘上帝’,但他不会是你会遇到的并向他提问题的人格化的上帝。”

大爆炸之前发生了什么?“询问大爆炸之前发生什么毫无意义,就像问南极之南是什么一样。”关于宇宙起源的这一题,霍金的解答其实非常简单有力。他指出,很多人都相信宇宙没有起源,已经存在了无限的时间;但是如果行星在无限时间内辐射,那么即使在夜晚,整个天空都会像太阳一样明亮,所以“夜晚的天空是黑暗的”这一现象非常重要,这意味着宇宙不可能以我们今天看到的状态存在了无限久。

我们能预测未来吗?似乎可以,但是根据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,计算太难。

黑洞中是什么?这一题不难,作为科学家而非科普作家的霍金,主要的贡献就是在黑洞研究方面,他重复了大家熟悉的观点,宇航员遇到黑洞会变成“意大利面”。

时间旅行可能吗?众所周知,霍金2009年为“时间旅行者”举办了一个酒会,为确保来者是真正的时间旅行者,他在酒会结束后才发出邀请,可是酒会那天并没有人来。他“失望但不惊讶”,因为他曾经提出,如果广义相对论是正确的,那么时间旅行就是不可能的。

我们如何塑造未来?霍金认为人类的未来有两种选择,第一,探索太空,寻找可居住的替代行星;第二,积极利用人工智能等技术改善我们的世界。他尤其希望看到核聚变成为实用能源,为人类提供无限量的清洁能源,不会造成污染和全球变暖。

我们能在地球上存活吗?霍金相信“改良人种”很有可能出现,将引起巨大的社会和政治问题,这一个世纪不会有太大变化,但是到下一个千年结束时,如果人类那时还存在,变化将是根本性的。

宇宙中存在其他智慧生命吗?霍金对这一题的回答已经很有名了,外太空还可能有其他形式的智慧生命,但是被忽视了;而且不要轻易回答外星生命,在我们现阶段遭遇更先进的文明,可能有点像美洲原住民遭遇哥伦布一样遭遇灾难。

我们应去太空殖民吗?“我期待太空旅行,我愿意是首批购票人之一,我希望在未来100年内,我们将能够在太阳系中的任何地方旅行。”霍金进一步解释说,文明始于大约1万年前,而且发展速度一直在稳步增长,如果人类要再继续下去100万年,我们的未来就要大胆前进到之前无人去过的地方。

人工智能会不会超过我们?这一题的答案是最有看头的。霍金指出了3点,电脑如果遵循摩尔定律,在本世纪就会比人类聪明;人工智能军备竞赛可能已经开始,搞不好人工智能武器会像AK47一样普及;人工智能是有史以来要么最好要么最坏的事,人工智能的真正风险不是恶意而是能力,一个超级聪明的AI会非常擅长实现目标,如果这些目标和人类的不一致,人类就遇到了麻烦。

他打比方说:“你可能不是蚂蚁邪恶的仇敌而去恶意踩踏它们,但如果你负责水力发电的绿色能源项目,而在该地区有一个蚁丘要被淹掉,对于蚂蚁那就太糟糕了。”

面对聪明的人工智能,人类会变成蚂蚁吗?霍金在此还玩了一手英式幽默:“为什么如此担心人工智能呢?人类总能拔插头吧?人们问一台电脑‘存在上帝吗’?电脑说‘现在有了’,并焊住插头。”

“我在这个星球上过着一种非凡的生活”

如果物理学水平停留在初中以下,对霍金的10问10答可能不能都看懂。但是这本书还收录了另外两部分,即便是普通读者,也会觉得非常好看。

先是霍金写的《我们为什么必须问大问题》,他在此文中回顾了自己的一生,包括家庭、友谊、爱情、亲人和疾病,他也恰如其分地讲了自己的科学贡献——《时间简史》只是科普作品,他在圈内的地位主要不靠这个。他也平静地承认,自己可能是世界上最着名的科学家,部分原因是自己的残疾。他写的这段话尤其动人:

我在这个星球上过着一种非凡的生活,我利用奇思异想和物理定律穿越宇宙。我到过银河系最远处,旅行进入过黑洞,还返回过时间的起点。在这个地球上,我经历了高潮和低谷、动荡与安宁、成功和痛苦。我遭遇贫穷,享用富裕,曾经矫健,又身患残疾。我既受到赞扬,也受到批评,但从未被忽视过。通过我的研究,我非常荣幸地能够为人类对宇宙的理解做出贡献。但如果宇宙中不存在我所爱且爱我的人,那的确会是一个空虚的宇宙。没有他们,它的一切奇迹都对我毫无意义。

与这篇文章相呼应的,是由他女儿露西撰写的《后记》。

2007年的某一次派对上,一个小男孩走向霍金,问他“如果我掉进黑洞会怎么样?”霍金回答:“你会变成意大利面哦。”小男孩对这个“可怕”的答案感到很愉快。霍金的女儿露西在场,她是个作家,看到这一幕她产生了一个想法:说服自己的父亲参与自己的故事创作。

露西说,孩子应该开始理解科学,否则“非常复杂的议题只属于有能力理解复杂事物的超精英阶层”,大众则一无所知。

霍金写童书由此开始,父女俩合作写过3本童书,分别是《乔治的宇宙秘密钥匙》《乔治的宇宙寻宝记》《乔治的宇宙大爆炸》。

在《后记》中,露西回忆童年:“在20世纪70年代,一个有配偶和自己孩子的残疾人当然不常见,作为一个小孩子,我非常不喜欢陌生人随意盯着我们看的样子,他们有时还张着嘴,此刻我的父亲正驾驶轮椅在剑桥横冲直撞,伴随着两个头发乱蓬蓬的金发小孩,经常边吃冰淇淋边跑来跑去。我觉得这非常粗鲁。我曾经试图向他们瞪眼,但我认为我的愤怒没能够起作用,尤其是来自一张涂满融化棒棒糖的幼稚小脸。”

下面这一幕同样动人:“我还记得一次家庭假期,它与海外物理会议神秘地巧合。我哥哥和我参加了一些讲座,大概是为了让我的母亲从马不停蹄的照顾职责中短暂解脱。我坐在那里,在记事本上涂鸦,但是我哥哥高举那瘦小的胳膊,向一位杰出的学术主持人提问,而我的父亲脸上充满骄傲。”

是的,即便是霍金,也希望自己的孩子力争上游、表现出色;这不是“宝宝不高兴、后果很严重”这类话语所能论断的。

责编:赵乐宁